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1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我是个母夜叉呢。”

  致远笑着说:“那也不会,昨天他们还都夸你温柔漂亮呢。”

  我哈哈笑起来,说:“一听就不是我,肯定夸错人了。”

  致远也呵呵的笑了起来。

  “喝醉了,不好受吧。”

  致远又呵呵笑起来,说:“的确,不好受,我现在都搞不清昨天我是怎么回到家的。”

  “的确是糟糕。”

  “糟糕透顶。”致远补充道。

  想到每次我烂醉如泥的时候,被他安全送回来。真的是愧疚。可是我也不想在酒醉这个问题上把自己也纠结进去。

  “哦,对了,致远,你不是说有东西要寄给我吗?要寄的话,麻烦把我抽屉里的相机也一起寄过来。在我书桌的最后一格里,那个最新的,像素最高的那台。”

  “哦,了解,就是你说的可以拍出墙壁时光流逝痕迹的那台吗?”

  我笑着说:“是的,就是思远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的那台。”

  致远嘟囔的说:“他总是送你最好的礼物,我呢,不是电动牙刷就是电动剃须刀。”

  “也很好啊,他知道你比我更懒嘛。”我大笑着说,“真快啊,又一年了。思远马上要过生日了。”

  “是啊,前两天,他都打电话给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说肯定没那么快的。他听了好像很消沉的样子。”

  “那真的抱歉了,等回去,好好的给他赔个不是。”

  “别管他,他肯定是想着生日和我吃饭一定会闷出胃病来。”

  “咦,思远才没你讲得这么小气呢。”

  “的确也是。”

  突然话到这里就卡壳了,电话那头也沉默了。手里把玩着番茄,我说:“中午吃什么呢,现在可有胃口?”

  “哦,这个啊,还不知道,味蕾好像丢掉似的,嘴巴全是苦味。”

  “那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

  “不知道哦,自你走后,我也没有出去采购过东西。”

  “真的抱歉,把你丢进了不健康的生活状态。”

  的确我心存歉意。

  “呵呵,没事,被你照顾了太久了,真的非常感谢,都快不知道一个人怎么生活了。”

  “无论如何还是要把自己照顾好。”

  “是啊。这个你放心好了,宿醉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致远接着说,“你现在可好,在望港生活还适应吗?”

  “没问题,适应得就像没离开过一样,今天起可是晨跑了,在望湖边,可不是在跑步机上哦。”

  “听起来相当不错。”致远羡慕的口气。

  “也自己做饭了,糖醋鱼,凉拌黄瓜,西红柿蛋汤。”

  “得得得,被你一说口水都要流下了,看来我的味蕾是回来。”

  “那真的太好了,下楼左拐直走的,有家粥店,还可以,应该很适合你今天的胃口。”

  “左拐直走?好吧,应该是有印象的。”

  “那好,就这样,保重。”

  “保重,你也是。”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我按了“结束通话”。

  肚子的确是饿了,下水煮西红柿鸡蛋面条,黄瓜直接洗干净生吃,凉拌黄瓜?这么麻烦,也亏自己说得出口。

  糖醋鱼倒是可以尝试一下,可是没有新鲜的食材,再说在怎么做,肯定也是做不出妈妈的口味。

  记忆已经烙上了印,味蕾已经有了坐标,无论如何都会不自觉的这样比较,妈妈的味道不管隔多远,都是无可替代的。

  林语堂说过,幸福就是,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

  第一条,我应该很幸福得满足了;第二条,我永远的失去了,只有在内疚中怀念中,不断的尝试中想象中去体会了;第三条,我不能肯定,是不是非要说什么“永远”或“我爱你”的字眼?是否还要真心得能掏出来看的?若这样,那真的可以直接否定掉了;第四条,在我的人生准则里第三条不出,怎么会有第四条呢?

  听小雯的意思第四条比第三条来得重要,那是不是过了三十岁若是还找不到第三条,可以考虑直接跳过第三条直奔第四条呢?

  突然感觉我的人生可悲得很,平淡无奇,风平浪静的度过了三十年,没有轰轰烈烈的爱只有平平淡淡的等待。是不是算是有缺憾的人生呢?除了床以外,简直就是一无所有的人生嘛。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幸福。对吗?那就从床开始,从面开始吧。

  端着面碗,看这墙上的亲人们,很幸福得唏哩哗啦的就吃完了。肚子有了食物,睡意很浓重的就涌了过来。

  洗净碗筷,迫不及的上了楼,像小时候一样把席子铺到了地上,吊扇调到最小档,慢悠悠的吹着,竟然还有凉意,又把毛巾毯抱在怀里,温暖又踏实。吃饱了睡就是猪一样的幸福生活啊。我呵呵的傻笑着。

  睡意排山倒海得来,走得时候却如抽丝一般的轻柔。

  醒来的时候竟然到了六点钟的光景了,从地板上爬起,带上毛巾和水,出了门,跑起来,就有了风,身上有了清凉,偶后汗就下来了,穿过稀稀拉拉散步的人群,到了堤岸,我想也没想就右拐了。

作者有话要说:  

☆、胖子登场(20150519修)

  树下站着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高的是河童佐罗,矮的是个胖子,胖子手里还提着个食品篮子什么的,两个人在争辩着什么,心里猛得咯噔了一下,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河童佐罗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硬着头皮跑了过去,矮胖子还在继续说着:“你说蟹,我不是给你拿来了吗?你又说不是这个蟹,那是什么蟹?海蟹吗?海蟹哪有我们的湖蟹好吃啊,当然啦,我知道,现在不是吃蟹的时候……”

  我经过他们身边,轻声的打了个招呼:“下午好啊。”就继续向前跑了。

  只听到后面的胖子像见了鬼一样结巴起来:“些邪写谢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