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2-2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经无法分辨我的气息?是不是你已经住进了别的女人的身体?是不是需要的只是一个躯壳而无所谓是不是你原来的那一半?

  那我呢?你就忍心让你的另一半永远在这无边的黑暗中爬行吗?而你呢?得不到你正真另一半的身体,你会开心快乐吗

  我抽泣着匍匐在地,身体想要得到另一半自己的强烈渴望,不断的在发酵膨胀,像马上就要被点燃一样,我不断的撕扯这自己,想要让那团火焰燃烧起来,既然这是无用的躯壳了,那我要他有何用?

  黑暗中有双手靠近,拉住了我的手,安抚我狂跳的身体,不断的抚摸着我,我的手,我的脸,我的手臂,我的胸膛,我的后背……一丝丝,一寸寸的在游走。

  是你吗?是你来了吗?是你也在千山万水的寻找着我吗?我捧起他的脸,泪水已经挂满了他整个轮廓分明的脸。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若不是你,怎么会在这无间的黑暗中和我相遇?手还是在不断的抚摸着我,如清泉般的清冷,拂去我的尘埃拂平我的疼痛。

  抱着我好吗?求求你抱着我?我是多么的需要你,我忍着无边的孤单和诱惑,我只需要你抱着我啊。就像我们原来一样好吗?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啊?我无耻的恳请着。

  手还在不断的安抚我,身体却渐渐的远离了我。你不能离开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的抛弃我,难道我承受的苦,我低三下四的恳求,抵不上另一个女人的躯壳吗?

  身体越来越远,手在我指间轻轻的抽走,已经无法触摸,没有了温暖的气息。我还在四处摸索歇斯底里的狂喊:你抛弃了我,其实你是抛弃了你自己……

  我的泪已经彻底淹没了我的身体……

  我是被自己的哭声惊醒的。这样的梦境不知是第几次徘徊在我的心底,无力的渴望着。同样的梦境,同样的不知廉耻的祈求,而此时身体还像中了魔一样渴望男人的拥抱,渴望融化这具冰冷的躯壳,这种感觉到现在还在颤动,无法消退。

  我把被子全部覆盖住身体,弓得像个熟透的虾子一样,把头埋在膝盖上,轻轻的抽泣,我需要有个地方让自己消失。

  慢慢的,慢慢的,我嗅到一种味道,一种不是出自我身体散发的味道,但也是那么熟悉,就像是我身体发出的味道,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的渴望,那么的想去不顾一切的让它整个的包围着我。

  难道梦还在继续?

  我睁开眼,打开被子的一角,周围黑暗却依稀可辨,这不是我的房间,这是个陌生的地方。猛地掀开身上的被子,身体冰冷冰冷的,还穿着昨天跑步的衣裤,空调机的声音在头顶嗡嗡作响。

  昨天跑完步我做了什么?我托着头痛yù裂沉重的脑袋。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喝酒了。

  我感到万分的懊恼,真的是不长记性,怎么对得起老爸和致远的叮嘱呢?就这点能耐怎么还跟陌生人喝酒呢?也不怕被人先奸后杀丢进湖里喂鱼,或是被人剁掉四肢被迫沿街乞讨,再或者是掏了肾掏了肝扔垃圾筒,这些事情都是之前在国内论坛上看到了,当时看了起一身鸡皮疙瘩,现在身临其境想想手都在发抖。

  哆哆嗦嗦的全身检查了一遍,除了头痛外,身体应该什么也没少。妈妈的戒指,奶奶的玉镯,送自己的项链,也一个都不少。

  心绪慢慢平复后,回想起昨天和胖子他们的交谈,听他的口气之前我们应该很熟,不是一般的熟,可是对我而言他们是陌生的全新的,可是我也不能用他所说的熟来考验我的低级智商啊,真的是核桃脑袋需要用门缝来夹一夹了。

  我狠狠的拍了下脑袋,捋一捋思绪,既然他们说很熟,又同在望港生活,我也不能视他们为空气,虽然不会把自己没有记忆他们这段袒露无疑,但也要知道他们的关系和来龙去脉啊。

  胖子,周伟强,在望港卖猪肉,一脸暴发户的样子,似乎绝对的信任‘我’,并称之为‘老大’;河童佐罗,周承,应该是花圃的主人,虽然长得很黑,但是也不像是长期从事户外劳动的人,默不作声在等待我说话,似乎在试探着我什么;眼镜,在外地,应该是个高管,和‘我’关系匪浅,对我的回来很是在意;文静,听名字就知道这几个当中唯一的女性,应该是个富婆的样子。连上我共五个人,仿佛是曾经望港的地头蛇。

  我无声的笑了起来,为自己刻画的人物而笑,无论如何若是场游戏,那也只能学着适应游戏的规则了。

  悄悄的下床,鞋子整齐的就摆在床下,简单的衣柜,书桌,靠墙放的单人床,除此之外并不他物。衣柜边一个小门,里面是个小巧的卫生间,马桶花洒浴室柜也一个都不少,我上完厕所,听到冲水轰然的声音后,周围又悄悄恢复了平静。轻轻拧开通向外屋的门把手,门缓缓的打开,门外的热浪一下子将我浑身的鸡皮疙瘩赶走了。

  刚想跨出门去,又想到了什么,转身拿起床上的薄被子使劲的嗅了一下,确实是这种味道,并不是梦里专属的味道,我把被子轻轻叠好,把枕头拍平放在上面。

  来到外屋,外屋没有窗帘,比里屋亮堂许多,一张沙发,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两个柜子,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一目了然,和里屋一样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头顶的吊扇,咣咣咣得有规律的扇动着,在静谧的夜里显得狂躁无比。

  门就在我身旁一米不到的地方,轻轻的走到门边,门是虚掩着的。

  我犹豫着,回过头看了看沙发上熟睡的男人,又轻轻的折了回来,不小心踢到了沙发边随意摆放着的几个空啤酒瓶,啤酒瓶轻轻的晃动了几下停止了。

  我蹲了下来,窗外的月光正好照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能看清脸上密布的细小汗珠,陌生的五官却散发着熟悉的光晕。我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替他擦拭,男人不经意的嘟囔了一声发出轻微鼾声,一瞬间脸变得狰狞扭曲了,转眼又恢复了原本安静俊朗的样子,我看着这一秒的变化,仿佛在我脑海中演练过一样。

  闭上眼,空气中游走着熟悉的味道,他轻微吐纳的气息,就像是从我身体中发出的气息,在我指间发丝间脖颈间氤氲缠绕,这种气息就像是在黑暗中抚摸我手的主人。他是终将要穿越我还是已经穿越我生命的那个男人?

  记忆这东西纵然是可以抹去了,那熟悉的气息可以抹去吗?事实存在的真相可以抹去吗?无论如何的躲避和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