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3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藏,它都会隔着千万里的招呼,或许这就是宿命。

  可是,明明第一次远远的一瞥我就已经砰然心动了,而为什么我的行动却如此的抗拒、面不改sè甚至是闲庭信步呢?

  睁开眼,曾经千呼万唤熟悉的男人,此时正陌生的安静的像个婴儿般的熟睡在我面前。我终于找到你了,时常在我梦里出现又不告而辞的男人,在现实中你也是如此对我吗?那在你的梦里呢?会有我出现吗?我是多么想去抚摸你的脸,就像梦中你抚摸我一样。可是手停在空中,无力的凝固住了。

  抽回手,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来到了屋外。外面天虽然黑着,但能很清晰的看清周围的一切,这是在花圃中。望湖在不远处一望无际轻轻的拍岸。

  狗儿们低低的咕噜了几声,姿势也没改变又睡了过去,它们已经完全不把我当成陌生人了。动物们有时比人可靠多了,它们按照它们千万年来进化的规则沿袭这本能的直觉来分辨是非好坏,而人呢?却已经退化到了听不见内心的呼唤,却用别人制定的条条框框所谓的经验来分辨了。

  空气中有着脉脉的花香在散发,像是一种倾诉,或是一个秘密,或者关于各自的宿命,作为一棵植物应该也有它的欢喜悲伤,不得已和苦衷。而在这黑暗中,更能感同深受如此无奈的命运。

作者有话要说:  

☆、就在这里(20150519修)

  月亮已经静静的垂到天边,天亮应该不远了。

  回到家,洗澡洗头洗衣服,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冰箱里拿出半个冰冷的西瓜,坐在院子里用勺子舀着吃。天已经慢慢有了亮光,院子里的各种植物们,竞相在白天来临前努力的舒展着枝叶,或许是更新一片嫩芽,或许是新抽一朵花蕾。

  不知不觉半个西瓜下肚,天已经大亮,头发也已微干,只是头痛还没有停歇的意思,不管了,身体里积攒了那么多水份,我怎么能让它变成我的一部分?跑步流汗才是解决的方法。

  跑了一圈,往回走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去湖边的小路,水已经退了,能清晰的分辨出路的方向和脚下的石头。又望向小岛,它还在那里随风摇曳,摇摆得我胸口猫抓一样疼痛,我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看来是无法躲避的,既然是种羁绊,那无论到哪里它都会牵引着我回来找答案。

  小心的攀爬下台阶,穿过割人的芦苇丛,来到上次站的那块大石头上,湖就在眼前,湖水舔着我的脚踝。小岛就在眼前,近得几乎伸手就能摸到,它像颗心脏的模样,随着波浪的拍打,正“嘭嘭”的跳动,它是这个湖的心脏,是湖面无法抹去的眼泪,这或许也是我无法抹去的一滴眼泪,隐藏在我未知的记忆深处。

  捂着脑袋,混沌的湖水,像我混沌的思绪,我已经无法分辨是梦境还是现实。粼粼的波光像是一种召唤,晃得我随你一起摇晃。

  我想这就是一切的根源,是我必须要接受的宿命,不管是活着走出去,还是死了掉下去,都是必须要经过的路口。那么我该接受是吗?不管是今生的还是前世的,既然答案就在这里,那我也应该坦然。

  是时候睁开眼睛了,的确它就在这里。

  以岛为中心的漩涡,它就在眼前。湖水在四周飞快的旋转,那是何其美妙的景sè。

  我像是骑在一头避水兽上,四周的湖水都躬身礼让。来吧,欢迎回家。我能听到岛上有轻轻的吟诵,那是让人心胸开阔起舞飞扬的声音。

  波澜中露出可爱人儿的笑脸,张张都是妈妈的笑脸。

  一边擦着围裙,一边接着我的书包,笑眯眯的说:“秋月,饿了吗?看妈妈做什么好吃的?”“秋月,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看你开心的样子。”“秋月,你好棒啊,又得一百分了啊。”“秋月,也谁打架了吗?看头发都散了。”“秋月,看妈妈给你新买的衣服,喜欢吗?”“秋月……”“秋月……”

  我禁不住想要呼喊起来:“姆妈,我好想你啊。”

  妈妈真的对不起,我离开你太久了,我无法清晰记起你的脸庞,可是不会错的,就是你,我的好妈妈。还像小时候一样包容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的眼睛盯着漩涡,它把我包围了,中心是如此的叫人安心,腾起来的力量,让我像风帆一样鼓起,我的后背没有依靠,我的双手张开也只是想迎接,迎接那曾经属于过我的温暖怀抱。

  的确是太累了,累到不知疲倦,累到不会再为谁哭泣。我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像小时候一样,无忧无虑的天地,纵然是被打被骂,一觉醒来,全部都是崭新的天地。是的,我应该好好的睡上一觉,不管能否醒来,都是全新的开始。

  漩涡的力量,让我腾空而起,轻舞飞扬,多么美妙的轻盈的感觉啊。我充满期待的飞向水的中央,那个里面可爱的像我温暖的心脏。

  “砰”的一声我被甩入了水中,混沌的水,阻拦了我的视线,但这没有什么,我熟悉它就像熟悉我自己,在水域的更深处有一片光亮,那是我熟悉的地方,我曾经无数次的远远瞥过,早就不再需要小人儿的指引。

  身体缓缓的向下坠,寂静而隐秘,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从鼻孔嘴巴耳朵中鱼贯而出像珍珠般的水泡,我用手轻轻戳破那些可爱的泡泡,舒服的翻了个身,上面有微弱的光渐渐远去,我知道那是我来的世界,再见了,不想再有那么的困惑,我只想好好的做了美梦。

  有个阴影轻飘飘的摆脱我的身体慢慢上升,我好奇的张望着它的离开。

  突然一个身影像鸬鹚一样迅速钻进水里,打破的周遭的寂静,俯冲到了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手,拼命往上拖,我想甩开他的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任由他像把钳子一样把我夹回水面。

  在大石头上,那只手一掌一掌的敲打我的后背,我拼命的吐,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样,只吐到只有干嚎,才感到身上刺骨的寒冷,我抱着双臂牙齿打着寒颤,喉咙却像火样的燃烧。我扑向水面,整个上半身全部都埋在了水里,那只大手又把我拖了上来如此反复直到jīng疲力竭,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像坨烂泥一样,无力的蜷缩在石头上。

  我看到河童佐罗焦虑的脸在我面前晃动,不断的重复着:“月儿,醒醒……月儿,醒醒……”

  我从沙哑的喉咙深处蹦出几个只我能听见的字,“水,我需要水。”

  他握着我的肩膀说:“好,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