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节-2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待分娩的胎儿,经过漫长的孕育期,终于一缕阳光划破天际,温暖着身躯,巨大的推力将她推向产道……

  数万年的苦苦煎熬,生与死的再次轮回,缓缓睁开双眼,没能如愿以偿看见赋予它生命的女人,模糊中她看见一张双人床,床上铺着粉红色的床单,有个半米多高的毛绒熊瘫软地坐在床边,瞪着圆咕隆咚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视线逐渐变得清晰,眼前是间卧室,卧室里摆设简洁,床、电脑桌,角落放着个小鱼缸,鱼缸里有两条金黄色的鱼在来回游走。她没躺在温暖的大床上,而是斜靠在门边,地板冰凉,仿佛置身于冷库,连续打了几个寒战,试图起身,然而稍微挪动一下身体,疼痛感便从胸口传遍每个神经细胞。

  她低吟一声,顺势抬手捂向胸口,先是碰触到了某种不属于身体的坚硬物体,紧接着看见了那把插在胸口的匕首。

  鲜血映红了T恤,晨霞染红了闺房,窗户敞开着,清风徐徐,吹乱了少女浓厚乌黑的长发。她手握刀把,恐惧让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胸口高低起伏,每次完成呼气吸气,刺痛感就如电流般传遍全身。

  空气中蔓延着浓重的腥味儿,不断刺激着嗅觉,她的瞳孔逐渐放大,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要死了吗?内心反问自己,随后她咬紧牙关,爬到床边,用尽全力掀开被褥,打算找出手机拨打120,可翻来覆去却没看到手机的踪影。

  身体越来越虚弱,血液顺着胸口不断往外涌,似乎要被抽干了,意识开始无法集中。她放弃了继续寻找手机,拖着身子挪到门边,打算移出房间去外面求救。短短的五六米距离,不足十步,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异常艰难,用了大概十分钟爬到门前,伸手拉下门把手,却发现那扇门怎么推也推不动。

  汗水浸湿了鬓发,少女的脸变得惨白,持续的疼痛让她的神经变得迟钝,她拼命使出最后的力气用拳头敲打着房门,用头撞着房门,大声呼喊着“救命”。那已经是她所有的力气了,可喊出的声音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时间无情地流逝,没过多久她连抬手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身体瘫软地倚靠着,头歪在房门上,视线里,客厅变得扭曲,沙发、电视、立柜、冰箱,都拥有了生命,手舞足蹈地扭动着身躯,仿佛是在为她送别。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缓缓闭上双眼,她已经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刺痛感不见了,再次被黑暗包围,记忆变得混乱,许多画面零零散散地在脑海里闪过,虚虚实实,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记得自己在短暂生命里都曾经历过什么,甚至记不得自己是谁,叫什么了,这感觉比即将到来的死亡更加可怕,她用仅存的意识拼命回想,最终在记忆深处想起了一个人名——慕小蓉。

  1、车祸

  她叫慕小蓉,是个将死之人!

  整个故事要从那场意外说起——大概两个月前,慕小蓉作为演唱嘉宾受邀出席陵镇百乐商场举办的主题晚会。陵镇离谷溪市大概60公里,结束时夜已至深,开车回家路上,她曾撞死过一个人。

  突如其来的意外,短短的十几秒钟,刺耳的刹车声震彻山谷,当那辆凯美瑞彻底停下来时,人已经被卷入车底。

  有那么一瞬间,慕小蓉大脑是空白的,紧接着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似的回过神,急忙下车俯身检查,被撞的那个人手脚扭成了奇怪的姿势,血流成河,顺着车底流出来。

  雨不知是什么时候下的,起初是绵绵细雨,很快就演变成了倾盆大雨,四周景象迷离惝恍,慕小蓉费了好大力气将人从车底拉出来,发现被撞的是个中年男子,胡子拉碴,头发油腻而凌乱,满身酒气,是个醉汉。醉汉没死,两个眼珠子滴溜溜转着,嘴巴一开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但雨水淹没了他的话语,慕小蓉见状,将醉汉塞进车后座,再次回到驾驶位将车启动。车在雨幕里开了大概十几分钟,慕小蓉忽然想起了什么,紧急踩下刹车,回头看了眼醉汉。醉汉也盯着她,黑眼珠子偶尔会转到其他地方,好像是用这种方式在说“我还活着,救救我”。

  慕小蓉将车熄火,从烟盒里抽出一根Black Devil点燃,青烟袅袅,浓郁的香味在车厢内久久不散。雨点噼里啪啦地击打着车窗,天边偶尔划过一道闪电,将整个夜空照亮。整整几个月,谷溪市滴水未落,温度节节攀升,即使夜晚最低温度也达到了30℃,怕是这场雨要下很久。

  雨声、雷声、呼吸声、风吹杂草发出的唰唰声,以及醉汉从嗓子深处发出的断断续续的低吼声,慕小蓉听着这些诡异的音符,用了一根烟的时间,回想了自己的那些年……2003年,她参加谷溪市举办的选秀“唱出你的歌”获得季军,之后与华龙唱片签下十年合约正式出道成为歌手,曾被权威媒体赞誉为80年代最具传奇性的灵魂歌者,因而备受瞩目。相对于出道时的风光,接下来的七八年里,虽出过两张专辑,参加过很多中小型商演,可人气却急剧下滑,局面变得很尴尬。对于慕小蓉来说,真正的转折点是在2012年,当时合约即将到期,公司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培养新人上,似乎也没有要跟她继续续签的意思,就在这时,富商之子雷洛投拍了部描述80年代的青春电影,钦点慕小蓉来唱主题曲《懵懵懂懂》,这首歌让慕小蓉重新回归观众视野,同年便斩获了最佳新人奖,拥有了大批粉丝,重新受到公司重视,趁热打铁筹备单曲、专辑,开始跟合作商洽谈演唱会事宜。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档子事儿。

  今夜,慕小蓉也喝了些酒,属于醉驾,要是现在把醉汉送去医院,媒体会大肆报道,警方也会介入调查,没准还会被关进牢房,她不能坐牢,对,不能。

  这条路上没有监控,从刚才出车祸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车辆路过,也就是说只要她想隐瞒,不会有任何人发现这件事。慕小蓉打定主意后,摇开车窗将烟蒂弹出去,再次回过头若有所思看向醉汉,紧接着下车,在雨幕里来到后备厢翻了翻,翻出一小截麻绳,拿着麻绳回到车里,又点燃根烟使劲儿吸了几口,接下来她把那截绳子套在醉汉的脖子上。醉汉似乎已经猜到慕小蓉要干嘛了,眼里写满了惊恐,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无力反抗。

  “你不该走这条路的,对不起了,不过放心,我会去寻找你的家人,会照顾他们的生活。你有孩子吧?你走了后,你的孩子日后会上最好的大学,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答应你,瞑目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