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0节-2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来提升自己的魅力,她开始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开始怕被人说自己是小城镇出来的土妹。她开始撒谎骗母亲的钱,后来母亲实在没钱了,她就开始偷。别墅里有很多值得偷的东西,那些看似普通的物件拿出去都能卖上几百几千。渐渐地,学院里开始流传她在外面当小姐或傍上大款等说法。为了击碎这些流言蜚语,她趁着程震天不在家,租来相机在别墅里拍了好多相片发到空间里,相册的名字写上“我的新家”,当有人问:“哇,你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华?”她会轻描淡写地说:“我妈改嫁了,嫁给个地产商。”为了让这个谎言逼真,她还特意让母亲安排她和程震天合影,然后把合影放在钱包里,挂在寝室的床头。

  这个谎言让她赢得了很多羡慕的目光,大家都把她当成了富家女,很愿意跟她做朋友。就这样她成了艺术学院的风云人物,当她再次在迎新生晚会上唱起《白衣飘飘的年代时》时,倒彩变成了呐喊,口哨变成了漫天舞动的荧光棒,天差地别的待遇,让她陶醉在自己编织的谎言里无法自拔。四年后,她毕业前,程震天高调迎娶了慕小蓉,她仿佛从美丽高贵的天鹅再次被打成了丑小鸭,周遭人都把她当成骗子。第二根火柴熄灭了。

  毕业后叶子欣去参加过谷溪市举办的歌唱大赛,海选便被刷了下来,那段日子她和母亲还有田婶挤在保姆房里,慕小蓉看见这样的情况特意安排出个小房间单独让叶子欣住。俩人虽然相差七八岁,因为都喜欢音乐,所以几乎没有什么隔阂,经常坐在一起聊天,谈人生。或许是从那时起,叶子欣就在内心深处羡慕起这个女人,嫉妒起这个女人。叶子欣会有意无意地模仿慕小蓉的言行举止,偶尔会趁着没人在家时,偷偷溜进主卧室,走进衣帽间,换上慕小蓉的衣服,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够成为慕小蓉。

  还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午后,叶子欣坐在别墅外的花园里,慕小蓉走过来,亲切地对她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以前的唱片公司最近有计划培养新人,我推荐了你,过阵子我介绍负责艺人部的经理跟你见个面。”

  叶子欣的第三根火柴就这样被慕小蓉擦亮了,接下来的一周她都彻夜难眠,每每想起站在华丽的舞台上,穿着美丽的衣服,被万人簇拥的景象就兴奋不已,然而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慕小蓉却没了音讯。有几次她主动询问慕小蓉,慕小蓉都安慰说别急。

  长期养成的偷盗毛病,却从来没被发现过,让叶子欣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有天母亲生了病,让她去楼上打扫,走进主人卧时,她看见床头柜子上放着一串很漂亮的项链。于是动了邪念,站在床边纠结许久,最后心里安慰自己,慕小蓉应该有很多这种项链,丢一串不会被发现的吧?

  她把项链放在了兜里,直到晚上才敢拿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将项链戴到脖子上,站在镜子前欣赏,却不料母亲忽然打开房门看见了这一幕。在母亲的质问下,叶子欣不得不说出实情,母亲听后瞬间落泪,哽咽着说:“女儿,我们虽然穷,可穷的有骨气,你这样做简直丢了叶家的脸,这让我以后怎么待在这里,怎么面对程先生程太太。去,快去把这项链还回去……”

  叶子欣也哭了,她说:“妈,这项链不值钱的,程太太不会在意这点儿小事,现在要是还回去就真成贼了。”

  “傻女儿,不还回去才是贼。”母亲擦掉眼泪,上前抢过项链,转身朝门外走,边走边说:“现在还来得及,你不去就让我去。程太太知书达理,会原谅我们的,会原谅我们的。”

  漫长的半个钟头,叶子欣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母亲再次打开门进来时,若有所思地说:“我没说项链是你偷的。程太太很大度,说不再计较这件事了。女儿,别人的东西咱不能拿。”

  那晚,母女俩抱头痛哭,相互聊了很多心事;也是那晚,叶子欣认清了自己,她一直都是丑小鸭,即使披上天鹅的外衣,也不过是被遮盖起来的丑小鸭而已;同是那晚,她信誓旦旦地对母亲发誓,以后要脚踏实地,总有一天能够蜕变成真正的天鹅。

  很多事情能够猜到开头,却永远也猜不透结尾,叶子欣本以为那晚是她的重生,却未曾想那晚过后,几名警察闯进别墅带走了母亲。

  那是场精心设计的布局,所有的事实都仿佛一夜间扭曲,慕小蓉不再是那个宽容大度的程太太,她声称母亲还回去的项链是假的,田婶甚至亲眼看见早在几天前,母亲拿着项链神神秘秘离开过别墅,随后警方在调查中找到了买家,莫名出现的买家说花了三十万从母亲手里买来了那串项链。一串项链三十万?紧接着母亲的存折里,就多了那三十万来路不明的钱财……

  第三根火柴熄灭了。

  叶子欣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整个世界就陌生了,她跑去恳求慕小蓉,恳求慕小蓉放过母亲,慕小蓉却轻蔑地笑着说道:“你们这些穷人想法真是可笑,你母亲犯了法,犯了法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否则要法律干吗?要执法者干吗?”

  她跑去质问田婶为什么要撒谎,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