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9节-2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马文文接过药片数了数,十粒,应该够了,小心翼翼地将其收好。李根拉着她走出卫生间,将她送出包厢。马文文搭最后一趟客车回了陵镇,当晚就吃了一粒。然而这次她却没回到白色的房间里,而是来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摆放着二十几个花盆,花盆里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她躺在花丛中间,刚要起身,忽然有人摸了摸她的头发,转头看去,发现小时候的自己正看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

  很快大门被推开了,父母走进来惊讶地看着年幼的她。

  年幼的她一边抚摸着母亲的头发一边对父母说:“我能带这只狗进屋吗?”

  第二天醒来,她又吃了一粒。这次她站在了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认真地听讲,老师站在讲台上认真地念着“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紧接着她又看见了幼年的自己,幼年的自己站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她身边,慢悠悠地伸出手,对她说:“你为什么老是蹲在这里啊?”

  第三天醒来,她吃了第三粒。这次还是在教室里,她看见幼小的自己走出教室,紧接着有个小男孩左顾右盼地走到她的座位前,打开她的书包,在里面翻了翻,最后拿出藏在最里面的卫生巾跳到桌子上吆喝着:“大家快来看呀,快来看,马文文这么大了还垫尿布呢。”

  有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跑过来,哈哈大笑着对站在桌子上的小男孩说:“李根,你真丢人,连这都不认识,还尿布呢,这叫卫生巾,用来擦屁股的。”

  第四天醒来,她吃了第四粒。这次她来到了新时尚。李根正和自己在商场里卖化妆品的同事坐在一起,同事拿出手机问李根:“这女的怎么样,漂亮不?”

  李根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说:“长的还成,看着有点眼熟。改天约来认识认识。”

  她的同事说:“估计这女的你搞不定,人家正经得很。”

  李根骂骂咧咧地说:“就没有我李根搞不定的女人,这种货色不超半个月就能拿下,毫无压力。要打赌不?”

  第五天醒来,她吃了第五粒。她回到了前几天,李根和刘不德已经喝醉了,刘不德在谈论如何处理那具尸体,后来李根说:“我看见了,是不是站在她后面那个。”坐在椅子上的马文文回过头,顺着李根指的方向看去,看见父亲就站在角落,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瞪着血红的双眼,嘴角在上下移动。父亲说:“女儿,爸爸回来了,回来看看你。”

  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马文文在过去的回忆中穿梭,将经历过的事又反复经历了一遍,却始终没能回到白色的房间里,没能回到现实世界去。她的身体开始吃不消,瘦成了皮包骨,那张脸变得惨白惨白,毫无血色。

  从床上下来,双腿勉强支撑着身体,吃力地迈着步子,一步一停地来到书桌前坐下,在抽屉里翻了翻,翻出了一支圆珠笔,一本破旧的信纸。她闭上眼睛酝酿了许久,然后拿起圆珠笔,在信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经历,用掉了大概七八张信纸,最后小心翼翼地将信纸折叠起来塞进信封里,在信封上写下地址后下楼,塞进离家仅有十几米的那个邮筒里。回来后在冰箱里找了些吃的填饱肚子,紧接着在厨房里寻找到一把水果刀,拎着来到楼上的卧室,锁上门,在衣柜里翻出一套漂亮的裙子换上,随后躺回到床上,拿起第十粒药片放进嘴里,掺和着口水硬生生吞下。

  最后一粒药片,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这粒药片上,这次一定成功,即使不成功也不会回来这个幻觉里的世界了。静静等待,药片在身体里慢慢融化,天花板开始旋转,周身的景色正在被替换,见状,马文文举起紧握在手里的水果刀,毫不犹豫的插在胸口上。感觉不到疼痛,半点疼痛都感觉不到,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又由模糊变得清晰,她回到了白色的房间。

  她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胸口,没有任何伤。回来了,终于回来了,马文文兴奋地站起身,视线看向门旁边的那堆报纸,报纸上摆放着一本书。周医生曾说“这里也不是真实的,真实的世界在那里……”几步跑过去拿起,那本书的名字叫作《神秘身份》,若有所思地翻开。

  马文文成了读者,认真地读着,然而越读越不对劲儿,越读越发现自己所经历的人生,无论是在幻觉世界里的,还是在现实世界里的,全都是这本书里所描写的内容,包括她此时正站在白色房间里看书的情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不叫马文文?这个人物只不过是书中的其中一个角色?那她是谁?哪里才是她的现实世界?

  有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现在你说,哪儿才是真实的?”

  回头,周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就坐在泡沫椅子上,他的头发花白,咧嘴笑着,两排泛黄的牙齿裸露出来。那笑容看上去异常恐怖。

  她低头看了看书。书里写着,她低头看了看书。她抬头看了看周医生,周医生仿佛定格了,依旧保持着那种恐怖的笑容,紧接着白色的房间开始变黑,首先是墙壁黑了,紧接着天花板黑了,地也黑了,周医生被掩埋在了黑暗中,她也被掩埋在了黑暗中,最后整座城市都被描成了黑色,看不见天,摸不着地。

  影片结束了,伴随着她的回忆到了尽头,仿佛被遗弃在了这个没有天,没有地,没有时间,没有任何景物,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声音的空间里。她是谁?她以为自己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可现在却又再次陷入茫然。她死了吗?也许是已经死了吧,这个空间就是人死后囚禁灵魂的地方?那双温柔的手没有再出现。

  少女身体蜷缩在半空,像躲在子宫里等待分娩的胎儿,经过漫长的孕育期,终于一缕阳光划破天际,温暖着身躯,巨大的推力将她推向产道……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